白蝶忧

《璧人行·帝都风云47》

鲁路修和修乃泽尔不愧是流着一半相同血液的亲兄弟,连搬回来住的借口都一模一样——
“之前儿子幼稚,现在想回来陪伴父母左右,也算多尽孝道。”
这话说得冠冕堂皇,夏鲁鲁和玛丽安娜当然说不出一个不好。但是,这话也骗不了任何人。鲁路修早想明白了,他此番必须有一个能让多疑的夏鲁鲁相信的理由。
晚间一家人坐在餐厅里用餐。一家四口的餐间礼仪都非常好,无论餐具还是咀嚼都没有半点儿声音。
这样完美,这样相敬如冰。
沉默的咽下最后一口食物,鲁路修拿起右手边的餐酒轻抿一口,雪白的餐巾用来压了压嘴角,明眸如星,十分殷切的看着夏鲁鲁,“不知我能否在总公司供职?”
夏鲁鲁正在低头切割盘里的牛排,刀尖锋利,切割得非常流畅。他又喜欢三分熟,叉子在肉上轻轻压下去,殷红的血水就冒了出来,看起来狰狞又残酷。他并没有把切好的肉放进嘴里,反而好整以暇的放下刀叉抬起头与鲁路修对视,“怎么忽然有回来的想法?”
鲁路修还未来得及回答,反而是修泽奈尔轻飘飘道:“几日不见当刮目相看,你竟然也懂得为父亲分忧,难道是想子承父业?”
淡淡的火药味从他的话里透了出来,一直没吭声的玛丽安娜飞快的瞥了一眼他,又看向夏鲁鲁,笑容有些不自在,“不管怎么说,鲁路修有想法总是好的,不如……”
“不如让我也回来做事,俗话说‘兄弟同心其利断金’。”修乃泽尔似不经意的打断了玛丽安娜的话,只看着夏鲁鲁说。在此之前,他确实也未把玛丽安娜这个跟在夏鲁鲁身边稍微时间长的女人重视起来,不过今天的话倒是让他稍稍怀疑起她和鲁路修的关系。
从开了头之后,鲁路修却是一句话没有说,不过他也没有闲着,看见修乃泽尔带有深意的眼神,心里却是一嗤。确实,玛丽安娜与他和娜娜莉的关系少有人知道,双方也都无意大张旗鼓,修乃泽尔的洞察力还是敏锐。
“外界都说我儿子众多,最成器的就是你们两个,今日你们有回来发展壮大自家的想法很好。”夏鲁鲁重新拿起叉子,不偏不倚的看着两个儿子,“想回来就回来吧,明天一起来报到,看一看究竟有哪些合适你们待的部门。”
这一番折腾下来,也不知是否取信于夏鲁鲁,鲁路修笑吟吟道谢,心头却稍稍轻了轻。无论如何,他总不能让夏鲁鲁发现他的真实目的,哪怕是要与修乃泽尔联合也在所不惜。
从厨房里多了丙姐开始,晚上夏鲁鲁和玛丽安娜喝汤却成了习惯,现在鲁路修和修乃泽尔都在,管家便让分了分,四碗一起送了上来。
鲁路修垂下眼睑看着清湛的糖水,眼睛里有暗光微微一闪,寥寥喝了几口便道“累了”,起身回去自己的房间。
没隔一会儿,修乃泽尔却不请自来,连门也不敲就走了进来。鲁路修站在窗前抽烟,听见声音回头,看见是他并未觉得奇怪,随手把烟掐灭,回过来坐在卧室里唯一的椅子上,“你找我有事?”
“到底我是客,让我坐下如何?”修乃泽尔看着他坐下的椅子,笑着问。
“我的东西,只要我认准了就没有回还的余地。你也说了,你只是客,我为什么让你坐?”鲁路修冷下下脸毫不犹豫的拒绝,“要是没有别的事情,你就走吧,我没有心情和你说闲话。”
修乃泽尔到底没有坐的地方,在门口草草靠着,声音压低,唯恐被人听了去,“你随便怎么说,这最后到底如何还没有定数。不过你要想清楚了,玉瓶易碎,你别恣意妄为。”
“我还不用你教我,倒是你,如果露了行迹别怪我赶尽杀绝。”鲁路修盯着地上的烟蒂,伸脚在上面狠狠碾了一下又一下。
两人谈话不欢而散,最后也只是知道对方的底线,除此之外别无它用。
落地窗外夜色浓得像化不开的墨,点染人心深处最隐蔽的遐念。
鲁路修拿手机拨出了早能倒背如流的号码,等待的音只响了两声便接通,他的眼眸微垂,“我想你。”
电话里没有任何声音,只有浅浅的呼吸。隔了很久,才听见C.C.冷淡的声音回答,“晚安。”
晚安。
安。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