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蝶忧

《璧人行·帝都风云49》

下一周来得很快,周一清晨夏鲁鲁便乘了私人飞机飞往帕劳,谈一宗十分重要的并购合同。据他自己和玛丽安娜说的话,至少要在那儿待上差不多两天。玛丽安娜对烹饪的兴趣没有持续下去,除了第一天学着煲汤,之后再没有出入厨房,不知道让人从哪儿买来一只雪白的波斯猫,整天抱在怀里逗弄。
夏鲁鲁走得早,鲁路修和修乃泽尔稍晚才要去上班,玛丽安娜抱着猫送到门口,不忘嘱咐修乃泽尔,“晚上早些回来,我帮你约了一位不错的女孩子,晚上我们一起去和人家吃顿便饭。”
她说的声音有些大,连管家和司机都听见了,鲁路修更是淡淡瞥了修乃泽尔一眼,似有嘲笑的意思。不过没等他收起这个眼神,玛丽安娜又看向他,小心翼翼的问:“鲁路修要不要一起?”
“我就算了,不然如果对方看错了人可不好。”鲁路修刻薄的回答,头也不回的钻进车里。
玛丽安娜没有再说,默默的看着两个人乘车离开,纤细柔软的手轻轻抚摸怀里的猫,低头深深嗅了一口,自言自语,“要是什么时候鲁路修和娜娜莉也能这样让我抱在怀里就好了。”
这恐怕是永远不能实现了……
玛丽安娜有些意兴阑珊,抱着猫回客厅,连上午一贯追着看的电视剧也没看,扔了一个斑斓的线团在地上看着猫把它滚来滚去。她已经不再年轻,虽然容颜还在,心里却早失去了年轻时候的温暖。
看着白猫在地毯上走来走去,她想起自己和鲁路修现在这么大的时候,一个人刚生完娜娜莉,却被夏夫人给发现,不仅两个孩子一个也没有留在身边,连娜娜莉都被折磨得眼睛和腿都受了很重的伤。
再早一些时候,她还没有二十岁,和比自己年龄都大的学生一起毕业,以为整个世界都握在自己手里。
然后呢?走进公司被排挤、被陷害,如果不是这张脸或者身上什么东西吸引了偶然来公司“亲民”的夏鲁鲁,或许她也会渐渐和其他人一样,领着不高不低的工资,到合适的年龄嫁给一个差不多的男人,生一个或者两个自己的小孩儿,从小陪着护着他们长大。
在遇到夏鲁鲁那一刻,她的人生就脱轨了。可是,她却连纠错的机会也没有。或者,她也没有想过要纠错。不管是第一次惊鸿一面,还是现在经历了长久的岁月,她已经习惯了和夏鲁鲁在一起,不论对错是非。唯独偶尔,她会想到因为她的选择而无辜受累的一对儿女。现如今,他们不当她是母亲,她更是没有修复裂痕的机会。
瓷器落下的声音惊梦,玛丽安娜从冗长的回忆里抽拔出来,就看见白猫一脸无辜的对她喵喵叫,桌上的骨瓷茶杯却已经落在地上委屈的碎成了一片一片,旁边还有一个七零八落的毛线球。
玛丽安娜笑了,伸手把白猫抱过来细细爱抚,也不知道在和谁说话,“没关系,我又不会怪你,一个茶杯而已,我会保护你的……”
这天下午午睡是不成了,玛丽安娜让人请她惯用的造型师来弄了头发和妆容,十分高贵的坐在沙发上等待他人为自己服务。到下午四点半钟,她就以一副精致得不得了的形象出门,前往事先约好的用餐地点。
像往常一样,鲁路修五点钟刚落就回了山庄。因为只有他一个人,所以管家也只准备了一个人的晚餐,他下车时也没有人来迎接,偌大的山庄显得很冷寂空落。
他丝毫不以为笃,回卧室换了衣服便在餐厅里一个人吃饭。这样反而让他觉得舒服,前几天众人一起在餐厅里吃饭说话并不是他乐意享受的。
然而他刚吃没几口,却看见管家匆匆走出去,不经意往外瞥了一眼,看见的却是修乃泽尔的车,以及从车上下来的玛丽安娜。鲁路修想都没想,直接起身上楼,直奔三楼。但就在他刚刚上到二楼的时候,却顿住脚步停了三秒,然后又返身折返回一楼餐厅。
与此同时,玛丽安娜从外面走了进来。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