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蝶忧

《璧人行·帝都风云46》

夏鲁鲁的书房在三楼最里面,平时有管家亲自打扫,其他人都不得接近。鲁路修早起与他们一起在餐厅吃了早餐,临行前悄悄往楼上看了一眼,不动声色开门离去。
他的车开出山庄,出了监控范围之后却停在路边,双手离开方向盘展开了一张细小的纸条。上面的字迹十分熟悉,即使没有署名也一下子就能看出是谁手书。
这张纸条是他在方向盘上摘下来的,也是一夜之间出现的,换成别人可能早就晃了神。事情发生在他身上,却是理所当然。他把纸条举起来放在眼前,又对着光看了一会儿,说不出是上心还是不上心的对折起来塞进口袋。
娜娜莉正在办公室里等他。
她就那样坐在床边,明明脸上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但鲁路修一眼就看出不同。被他一直捧在手心里的小小少女,到底长大了,少女的心事再也不是他这个哥哥能开解的。
“我不要去法国。”听见声音,娜娜莉转回头,眉眼间全是决绝。
鲁路修走到她面前蹲下身平视,“为什么不去?你知道的,我马上要忙起来,顾不上你了。”
“我知道你们有事情瞒着我。”娜娜莉抿了抿唇,“哥哥,你和他,你们一直不知道,被保护起来的心情有多担心和绝望。我一直告诉自己这样对我对你们都好,起码不用你们分心照顾我担心我。可是这一次不一样,我不知道你们到底要做什么,但是我真的做不到再等下去。我不去法国,我就要留在这里,无论最后结果怎么样,我都要亲眼看着。”
被保护起来的心情……鲁路修在心里默念这几个字,眼底有异色一闪而过,他又伸出手落在娜娜莉的头上,语气温软,“也好,去国外也未必安全,到底这里才是我们自己的地方。你,乖一点儿。”
娜娜莉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说动了鲁路修,来之前她还准备了很多方案,现在都用不上了。想了想,又不放心的问:“你不是在骗我吗?会不会只是哄我?然后偷偷把我送走?”
鲁路修看着她哑然失笑,“不会了,你都是大姑娘了,不会再哄骗你。哥哥说话算数。”
眼下要做的事情很多,更多的是不能摆出来,表面上看起来还要让人觉得一切如常。鲁路修白天忙了一天,晚上拿手机给熟悉的号码发了条短信,然后便一个人开车前往酒吧。
像他这样的男人,独自出现在酒吧当然是最好的猎物,前前后后来了不知道多少个女人搭讪,最后都被他巧妙的打发。他要等的人还一直没有出现。
外面夜色渐浓,手腕上的表针已经指向十点。鲁路修面前的酒杯空了大半,身边还是空无一人。他等得不耐,掏出兜里的打火机和烟。
然而手里的打火机刚点燃,就连烟一起被身后的一只手娴熟的拿走了。
鲁路修罕见的吁了一口气,眯着眼睛看着坐到身边的摩登女人,似笑非笑,“我还以为你不来了。”
“只是想看看你有什么事情非要找我。”C.C.自己点燃香烟,放在唇上,红唇香烟的搭配十分诱人。她穿着性感的衣服,头发不知是假发还是用了什么特殊的手段弄得五颜六色十分夸张。但即使这样,依然该死的精致好看。
其实鲁路修也不知道自己该和她说什么,只是胸口的郁气很重,要是不见一面根本无法纾解。于是他也伸手,把烟直接拿过来踩在脚下,利落的挽住她的腰吻了下来。
这样的场面在午夜的酒吧很正常,距离两个人几米的调酒师都见怪不怪,反而戏谑的吹了一声口哨,继续自己的工作。
深夜的酒吧后巷,安静而狂乱。两个人缠吻在一起不知多久,最后一起靠在墙角,也不管是否肮脏。鲁路修额前的头发都垂下来把眼睛给挡住了。他自己不在意,歪着头看着同样凌乱的C.C.,声音很低,却坚持,“我等你,你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C.C.脸上依旧没有别的表情,冷然的看着他,不知又几许轻嗤了一声,也不说话,白了她一眼转身就走。鲁路修看着她的背影也不说话,稍微整了整衣衫,向反方向走去。
他忽然想回老宅住,必然要有一个好的理由,不然就是添乱。鲁路修这几天一直在铺垫,本来很不容易,但是不知为什么每次的算计都很容易就让修乃泽尔中计,乃至到了最后他都怀疑他是不是也知道了什么。
果然,当他和修乃泽尔一同出现在老宅,同时他看见修乃泽尔带着少量的行李时明白了,修乃泽尔也在算计他。
他们想的,恐怕差不远。就是不知道,修乃泽尔已经知道了多少。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