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蝶忧

《璧人行·帝都风云50》

鲁路修在门口与玛丽安娜碰面,不冷不热的说:“夫人回来了。”
玛丽安娜脚步一顿,声音有些虚,“我去楼上拿点儿东西。”
擦肩而过,鲁路修回到餐厅继续享用他的晚餐,放在手边的手机却响了起来。他没动,只是瞥了一眼,看见一条修乃泽尔的简讯——她回去了/
只凭最后一个错误的符号,也能看出发信人在发这条简讯时的仓促。鲁路修心底冷笑,如果真等这条简讯,那一切都晚了。他吃完晚饭走出餐厅,又碰到楼上下来的玛丽安娜,她脸上的表情很轻松似的,看见他还微笑着问:“吃过晚饭了?”
“是。”鲁路修一如往常待她冷淡,直接上了二楼自己的房间。
关上门的一瞬间,疏冷的目光变得热切,不费力就看到了坐在床边的人儿,不自觉笑容摆在脸上,嘴里轻声调侃,“丙姐怎么来我房间了?”
“我一会儿自己找机会离开。”乔装的C.C.没理会他的话,只淡淡的说,既不解释自己为什么在这儿,也不说自己为什么是现在的样子。
鲁路修也不问,走到她旁边扳过她的脸直接吻了上去,也不管是不是面对一张陌生至极的脸。
两个人宛如站在一条钢丝的两端,谁也不肯先一步退却,然而只要错一步便能就此万劫不复。
“据我所知,夏鲁鲁书房里有一台从不联网的电脑,你如果想找什么东西最好去电脑里找,应该会有收获。”最后鲁路修的手指落在她脸上轻轻摩挲,用细微的气音说。
C.C.仅仅是“嗯”了一声,站起来便打开窗户,不费吹灰之力跳了出去。等鲁路修追到窗前,茫茫夜色中什么也看不见了。
更晚些时候,修乃泽尔才回来。他的眉锁得有些紧,看见一楼没有人,直接就要抬脚上二楼。鲁路修正好想来嘲笑一番,两人在楼梯上相遇。
“你太慢了。”鲁路修轻抬起下巴,十分傲慢的说,一个字一个字刻意的拉长。
修乃泽尔没有计较,反而松了一口气,也不搭话,直接走了过去。鲁路修对他的背影冷笑了一声,自己去冰箱里拿了一瓶冰水喝下去,今天晚上难得让他有些躁动。
在山庄里工作的人每周都有一天休息。C.C.的休息日安排在周四,她煲好第二天的汤之后解了围裙擦擦手,拿了一个很老旧的包徒步走出山庄,一直走到有公交车坐的地方才停下,又换了两辆公交车才到市里,敲响了一家老小区住户的门。如果有人去查,就会查到里面住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离异女人和她的儿子,正是丙姐的姐姐和外甥。
然而关上门之后的事情,却和外面看到的完全不同。四十多岁的女人对C.C.行了一个军礼,“少校。”
“我这边有些情况需要人手支持。”C.C.揉了揉脸,接过旁边“外甥”递过来的军用通讯电话。
不管外表看起来这三个人多么正常,在这一举一动之间却都充满了军人的特质。
经过C.C.和上级一系列的通话,最后双方一起敲定了里应外合的方案,不过还需要更多人手的配合。C.C.把电话还给担当“外甥”的清秀少年,“我一会儿会出去一趟,晚上九点之前回来,如果有情况及时与我联系。”
屋里这两个人军衔都在C.C.之下,平时完全听命于她。她进卧室换了装束,又恢复了C.C.的身份,通过另外一条完全不同的路离开小区,进入另外一个小区的地下停车场。
角落里的保时捷干净如新,每天都有人开出去,也有人定期清洗护理、加油。C.C.掏出钥匙解锁,自己坐上驾驶位一骑绝尘。
到达V.V.办公室时,午休时间刚过。她直接开门进去,V.V.还坐在椅子上假寐,听见声音支起脸颊微笑,“C.C.,你还是像土匪一样。”
C.C.坐在沙发上,一条长腿叠在另一条腿上,双手抱臂姿态优雅,“V.V.,这个星期日需要你占用夏鲁鲁整个下午的时间,直到晚上五点钟。”
V.V.脸色微微一正,“这么快就动手?”
这个问题问了自然是不需要回答的,与其说是询问不如说是惊讶。V.V.自己反应过来摸了摸鼻子,“你这次有些激进。我听说鲁路修和修乃泽尔都搬回去了,两个人还暂时放下了自己的事业回到夏鲁鲁的公司,是不是影响到你的计划了?”
C.C.也不回答,她来V.V.这里名为通知任务,但其实只是简单的部署不来这一趟也无所谓。不过她心思不定,见到V.V.反而能平静下来。
V.V.盯着她看了半天,最后闭了闭眼睛,“好,你在这儿休息一会儿。我先出去安排一下。”
他把办公室留给C.C.,也是知道这里是现在唯一能让她放松的地方。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