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蝶忧

《璧人行·帝都风云52》

时间是这个世界上最残忍最温柔的存在。
沧海化成桑田。
沙漠变身绿洲。
从爱到不爱。
从陌生到相亲。
寥寥数载,辗转而过。
“江家大小姐前日与黎星刻顺利完婚,世界婚礼羡煞旁人,新时代的神仙眷侣……”
街边橱窗展示柜里偌大的电视里播放着年轻女孩儿身穿洁白婚纱的幸福模样,依偎着身边高大成熟的男人。男人脸色有些苍白,眼神却锐利得让人无法直视,只有低头看向新娘时闪动着温柔。
碧绿的草坪、吹动的微风,一双相依相偎的璧人,的确羡煞旁人。可是内里如何,曾经如何,甚至未来多久,谁又知道呢?
娇小的少女原地转了一个圈,嘴里哼着歌慢慢走远。
一阵风吹来,把她头上宽大的草帽差一点儿吹了起来。少女“呀”了一声,伸手压了压帽子,又往左右张望,确定没有人注意到自己才稍稍松了一口气,笑眯眯的吃着手上的冰淇淋。
走到一个十字路口停下,神乐耶看见站在对面的男人,开心的举手,“罗洛!”
男人长得斯文俊秀,听见声音对她莞尔一笑,穿过马路走过来挽住她的手,“你又吃冰淇淋啦?当心一会儿吃不下东西。”
“没关系呀,我很能吃的!”神乐耶回答得响亮,却把最后一口冰淇淋塞进他嘴里。
罗洛没想到她会这么做,狼狈的躲了躲,但最后还是张嘴接受了这份“馈赠”。
他在一家西餐厅定了位置,烛光晚餐什么时候都很动人。
说说笑笑,时间过得很快。
“那么,谢谢你的款待。”最后一口食物下肚,神乐耶放下刀叉笑嘻嘻的说,“明天你就不要来机场送我啦,要是让他看见了会嫉妒的!”
“好,你们到那里以后记得告诉我……以后我如果出差到那边还要麻烦你款待。”灯光下,罗洛的眼神比月光还要温柔。
神乐耶点头说好,电话忽然响起来。她急急拿起来,脸上浮现出甜蜜的笑容,“是呀,吃完了……你来接我?好啊……五分钟,知道啦!”
放下电话,脸上的笑容都没有散去。神乐耶歉意的对罗洛说:“对不起,他在门口等我啦,再见!”
“好。”
神乐耶站起来,刚转身却被猝不及防的拉住,接着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短暂的拥抱,转瞬即逝。
放开娇小的人儿,罗洛脸上的表情无懈可击,“再见,保重。”
“谢谢。”神乐耶垂眸,片刻又是灿烂的笑。
西餐厅门口停着一辆卡宴。神乐耶走出来开门上车,一次都没有回头。只是关上车门之后,脸上也被冰封,再不见一点儿笑容。
开车的是一个身穿迷彩服的年轻男人,见她的样子一句话也不敢说,只小心翼翼的问:“回疗养院吗?”
“嗯。”神乐耶应了一声,一把抓下头上的草帽,顺带连假发也带落下来,露出一颗光溜溜的头。她的目光投向窗外,灯影下飞逝而过的白杨笔直挺立。
这几天,新闻媒体通篇的报道都是江俪华和黎星刻的世纪婚礼,故而一方巨富修乃泽尔低调回国的事情在报纸上只占了一个小小的篇幅。
多年前夏家一息之间销声匿迹在帝都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但其中内情却莫讳若深,此后夏家子弟猢狲散去,只有修乃泽尔和鲁路修丝毫不受影响,依然是金字塔尖的人物。但此后两人也低调得过分,神龙见首不见尾。
助理早在机场等候,见到修乃泽尔恭恭敬敬低下头,在他身边低声说:“鲁路修先生来电。”
“这么久了,还不死心。”修乃泽尔无谓的笑了一声,从助理手里接过电话……
与修乃泽尔同一趟班机的还有娜娜莉。小女孩儿已经成了国际上炙手可热的制香师,这次回来专为了鲁路修的生日临近。
所以修乃泽尔一边讲电话,一边就看见鲁路修带着耳机一阵风似的走进机场,接着自己背后飘起一阵风,直接落到鲁路修怀里。
看见鲁路修灿烂温柔的笑容,修乃泽尔把电话放下耳边,又无声的摇头笑了,果然是他想多了。
鲁路修带着娜娜莉坐上回家的车,两人并肩坐在后排,娜娜莉靠着他的肩膀,娇声娇气轻声细语,“我在伦敦看见他了。他又瘦了,不知道谁让他操心。”
鲁路修一手拿着文件,一手腾出来像小时候一样摸了摸她的头,也不说话。娜娜莉说完一句话也安静了,默默的玩着手机。
“哥哥,这次回来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等到家了,娜娜莉忽然对鲁路修说,好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有一位同行追了我很久,我想答应他了。”
鲁路修终于愣了一下,但也没有说什么,声线温柔又干净,“不等了?”
“不等了,等不起了。”娜娜莉笑着,眼睛里晶莹闪亮。
“也好。”鲁路修点了点头,“你先交往看看,觉得人不错再带回来给我看看,我们商量婚事。”
“好。”娜娜莉大大方方的回答,完全没有一点儿娇羞。
过了两天,就是鲁路修的生日。一如往年,低调得没有任何庆祝,只是早些回到家和娜娜莉一起吃晚餐。娜娜莉准备了蛋糕,在蜡烛点燃的时候说:“四十岁生日快乐,哥哥。”
“谢谢。”鲁路修假装没有听到娜娜莉的暗示,轻轻巧巧的掠了过去。
他现在的工作很忙,虽然不是刻意营造,还是全世界到处飞。生日的第二天,就飞到了巴黎。
倒没有想到,这次的合作对象也是位故人。
“有没有兴趣下午和我一起去庄园喝点儿葡萄酒,我这儿的葡萄酒可是绝无仅有的好。”英俊儒雅的男人笑意盎然的看着鲁路修。
“难为你盛情,我总不好辜负。”鲁路修笑着答应,他自己都不曾想过,有一天会和毛这般和谐对话。
诚如毛所说,他的葡萄酒庄园的确好得很。沉默的小酌半晌,竟也有熏熏醉意。恰好这时候有人来找毛,他便干脆借口走出去散散酒气。
葡萄收获的季节,澄紫碧绿好看得很。
鲁路修看见旁边有一块供人休憩的大石头,走过去想靠一靠。也不知道是酒醉还是阳光太暖,迷迷糊糊竟睡了一觉。
十几年不圆的梦,这次不知怎么竟然圆满了。
醒来微愣,过了一会儿鲁路修感觉到旁边有人,扭过头看见一个陌生的女人盯着自己。
能言善道的嘴忽然好像失语,喉咙干涩的紧,鲁路修此刻竟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其实也不需要说什么,女人微笑看着他,声音干干的,并不好听,鲁路修却觉得像天籁——
“麻烦你帮我画一幅画。”
【完】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