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蝶忧

《璧人行·帝都风云43》

夜晚的风,凉得让人心惊。
屋子里所有人目光都集中在C.C.身上,只除了门口仿佛并不存在的管家。
“这次过来,是邀请二位参加月底V.V.的生日酒会,还望二位赏光。”C.C.对夏鲁鲁和玛丽安娜说,唇边笑容风姿绰约,“时候不早,我先告辞。”
“我送你。”鲁路修早被她前一句话乱了方寸,忙着站起来。
C.C.回眸看着他,脸上和眼里带着明显的疏离,“不必了,不太方便。”
不太方便?鲁路修攥住拳头一言不发的跟着她走出去,不管不顾玛丽安娜在背后的呼喊。
门外停着一辆让人十分眼熟的宝蓝色跑车。C.C.刚一露面,车上的人就走下来打开车门,期间闲闲的给了鲁路修一个意味不明的笑。
“二少爷。”连管家也恭敬的站直,对修乃泽尔说话。
修乃泽尔着一身白色笔挺西装,给了管家一个笑脸,“代我问候父亲和玛丽安娜夫人,我还有事情,改天过来吃饭。”
鲁路修早在看见车子的时候就停下来,头微低看着地面,任谁也看不清楚他的表情,更不知道他此时在想什么。
“能走了?”C.C.没有给身后一个眼神,坐上副驾驶位置放下车窗,轻轻抬起下巴问修乃泽尔。
“让你久等了,真抱歉,我们这就走。”修乃泽尔似笑非笑看了一眼鲁路修,拉开车门发动车子扬长而去。
原地只留下鲁路修和无论什么时候都存在感稀薄的管家。受过高等教育最擅察言观色的管家面不改色走到鲁路修面前,“少爷,老爷和玛丽安娜夫人还等你回去。”
“麻烦你告诉他们,我有事情先走了。”鲁路修抬起头回答管家的话,脸色淡漠看不出可疑的情绪。
豪华的车子在幽静的夜里安静的一路向前,放下来的车窗被风灌了进来,吹乱了头发,像一个个牵扯不清的纠葛。
C.C.一只手搭在车窗上,面朝窗外,眼睛里倒映出一棵棵飞速退向后面的杨树。
“谢谢你过来接我。”
过了一会儿,她回头对修乃泽尔说。
后者握着方向盘侧头看她,眼睛沁出点点笑意,“C.C.情深不寿这句话你听过吗?不如……你和我,我们在一起如何?”
C.C.回望他,须臾好像听到了多么可笑的话,险些眼泪都笑了出来,“修乃泽尔,不要卖弄学问,我要怎么做还轮不到其他人指手画脚,靠边停车吧。”
“OKOK,我不说了。”修乃泽尔稍微抬了抬手示意投降,“不过C.C.,我可一直就在这儿等着你,要是什么时候你后悔了,记得来找我。”
C.C.没有再坚持下车,头依然转到窗外,静静的看着一番再安静不过的夜景。
V.V.早在门口等着,看见C.C.从修乃泽尔的车上下来竟一点儿也不觉得意外,轻轻点头算打了招呼,然后便对C.C.说:“回来了。”
“回来了。”C.C.也这样回答他,两人便头也不回的进屋了。
与死神擦肩而过的剧烈心跳还没有平复,刚刚经过高速行驶的车子被嫌弃的停在路边,鲁路修拎着外套从车上下来,趴在围栏上看着夜色上波澜不平的海面,眼底沉得看不见底。
只过了一会儿,他就把手机掏出来,拨出了一个很久没有联系的号码。
“杰雷米亚,我……”
深夜回家,家里却灯火通明。鲁路修刚一打开门,娜娜莉就一头扎进他怀里,带着哭腔的声音闷闷传来,“哥哥……我失恋了。”
心脏倏地揪紧,鲁路修伸手轻轻拂过妹妹柔软的发,声音低沉,“V.V.?”
“不许再提他!”
猜测得到确认,鲁路修慢慢的眯起了眼睛。
夜渐渐深了,雾气凝结成的清露慢慢在台阶上露出玲珑的姿态,透着皎洁银白的月色。风掀起了蕾丝披肩的一角,耳边的发丝也被撩了起来,细细柔柔的吹在颊边。C.C.的侧脸显出几分脆弱的苍白,眼睛看着前方却没有焦距。
V.V.拿了两罐啤酒走到她身边坐下来,随手扔给她一罐,拉开自己的一罐打开。“哧!”的一声,淡淡的雾气从罐口打开的位置窜了出来,像一团小小的蘑菇。
“你既然这么舍不得,又何必做得这么绝情?”豪饮了一口啤酒,V.V.支着头看着C.C.问。
C.C.不说话,也把酒罐打开,却没入口,盯着啤酒罐上的文字看来看去。顺着她的目光,V.V.忽地笑了一声,“这家公司十一年前拆分重组,那时候你十五岁。”
等不到回答的声音,V.V.又兀自拿着啤酒罐晃来晃去,懒洋洋的说:“C.C.,从十二岁你第一次出去开始,你从来都不愿意赶尽杀绝,但是我没有见过你这么犹豫,曾经杀伐果断的你哪儿去了?”
“不用这样说我,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你这几天和娜娜莉的事情,那个小女孩现在难道没有失恋?”C.C.终于正眼看了看她,眼角流露出一些讥诮。
“权宜之策罢了,我想要的,早晚都是我的。”V.V.冷笑。
C.C.也不和他辩驳,铺开的裙摆挡住了她的手机,屏幕渐渐黯淡下去,最后没有光亮,只是上面的几个字却早就被记了下来——反复无常的女人!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