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蝶忧

《璧人行·帝都风云44》

忽梦少年时,忽醒泪成行。
从梦里清醒过来,却没有所谓的泪成行。C.C.有些微妙的摸了摸自己纤细的手指,再次回想起少年时那些往事。想得越多,脑仁都开始隐隐作痛,却自虐似的不肯停止。
《青春之歌》与《夜朝》相继杀青,网上无论粉丝、路人亦或是黑子都在讨论她下面会接拍电影还是电视剧,却没有人知道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和拍戏没有半点儿联系。
起身梳洗,整理好自己之后站在穿衣镜前,她就好像换了一个人,特别暗沉的职业装和黑框的眼睛遮住了本身的荣光,好像一个暮气沉沉的中年女人,严酷又刻板,根本不像一个帝都名媛。
或者,她从来都不是。
与其他女孩子完全不一样,C.C.的少年时不在学校,不在琴房,更不在温暖的家里,而在华国最严酷的军营。从她记得事情开始,就一直待在军队,见不得光的军队。她和V.V.认识,也是在军队。至于外面人所以为的,都是想让他们看到的,真相就像水下的冰山,哪怕一角都让人惊诧。
前半生二十余年,鲁路修是唯一不在计划范围内的。
那一年去湖城,是C.C.刚刚结束一个外派任务,立了功受了伤得到一段假期,于是随便逛到湖城,才有了接下来的一切。再然后,好像一切都乱了套。
“查了这么多年才算有些眉目,可是好像真的不是什么让人高兴的事情,你说呢?”V.V.推门走进来,抱臂站在她身后,语气有些冷淡寥落。
C.C.回眸凉凉的看着他,“陷得这么深了?”
“你该出发了。”V.V.咳嗽了一声,转头看向别的方向,他还不习惯让别人看穿。
C.C.不置可否,拿起搭在椅背上的外套绕过他出门。
别墅配备的地下车库里究竟停着多少辆车,连C.C.和V.V.两个主人也没有一个定数。坐在几乎从未使用过的普通轿车上,C.C.稍微抬头按了按额头,才对雪绒说:“走吧。”
“是。”雪绒通过后视镜悄悄看了她一眼,谨慎的发动了车子。
每天从这片别墅区进进出出的车有很多,所以谁也不会去在意一辆普通的车子。但是雪绒的车才一开出来,就被有心人注意到。这也难怪,在原地蹲守了整整一天一夜,如果没有注意似乎更不应该。
目送黑色的车子渐渐开出视野,鲁路修放在方向盘上的手指慢慢屈起来,渐渐抓紧。
“帮我盯住京XXX的车子去了哪儿,别被发现。”他耳朵上带着几乎不被发现的耳麦,一夜未睡声音低迷沙哑。
C.C.前往的,是一所外人不知道,但是内行人却深以为惧的Z研究所。车子早在第一重哨卡处就被拦住,雪绒更是不能进入,连她本人也是几经审查才得以进入。
“感谢您的配合,少校!”最终身份被认可,尽职尽责的哨兵对C.C.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谢谢。”C.C.回敬以同样的军礼。
进入Z禁区之后,才到了C.C.真正供职以及未来要工作的地方。这里的熟人不少,见到她都微微颔首,却不多说话寒暄,各自都在忙碌。
C.C.双腿笔直,军姿绰绰的走进最里面的办公室,对转了椅子背对门口看不清面孔的人再次行以军礼,“报告!”
十年前,华国最先进的战斗机苍鹰4号设计图泄露,导致那一年华国军事外交极为被动。军部着手秘密调查,却发现了更让人惊觉的阴谋,坚国的间谍已经渗透到了帝都高层,甚至是能轻易接触到军事核心秘密的人。
被最大的对手掌握命脉,自然让军部大佬们寝食难安,但同时也意识到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能一举拔出坚国在帝都最大的势力渗透,保证帝都未来三十年的安全机密不被泄露。
漫长的几天几夜紧急会议,最终定下了代号“苍鹰4”的秘密行动,只为纪念尚未投入使用便要退出军事舞台的战斗机。之后尚在度假休养的C.C.被紧急召回,开始了这个长达十余年的布局。
每一个供职于Z研究所的军人,对外都有一个普通的身份,所以无论是这次行动之前还是之后,C.C.确实都是帝都名媛。只不过这个名媛绝大多数都是由她在Z研究所的另一个同事扮演,而真正的她则不停穿梭于枪林弹雨之中,于生死一线间生存。
多年未归,再回到Z研究所,恍如隔世。
所长——也算是C.C.和V.V.的养母一双深褐色的眼睛深深的盯着她,“C.C.,我听说你有一个感情很要好的男朋友。”
“报告,已经分手。”C.C.面容沉静,诉说的好像是别人的事情,“只是为了掩护身份。”
“湖城……”
“在湖城遇到是巧合,我不知道他是帝都人。”这些问题的答案,早在脑海中过了千万遍。
所长不再说什么,只是双手交叠,“你知道我这次急召你回来是为什么吗?”
这时候其实对方并不是真的要C.C.回答,所以她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等待。
“帝都名媛、国民女神,这些东西对之前的你来说是很好的掩护,但从今天开始你都要舍弃了。如果……结束以后你依然可以把这个身份拿回来。”
对此早有准备,C.C.丝毫不觉得惊讶,只是颔首表示明白……
之前的商战、娱乐圈其实都是无足轻重的东西,现在才是真正的风云初起。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