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蝶忧

《璧人行·帝都风云48》

鲁路修和修乃泽尔都不是说说而已,第二天一早正装出席,吃完早饭就和夏鲁鲁一起出门了。玛丽安娜无事可做,突发奇想跑去厨房,非要和丙姐学煲汤。
丙姐双手在围裙前局促的擦了擦,满眼诧异的看着玛丽安娜,特别是她那一双养尊处优的手,用实际表情表现了自己的态度。
玛丽安娜对底下人却丝毫没有架子,笑眯眯说:“我整天无事可做,就和你学一学,等有空了还能给夏鲁鲁做来喝。”
主人家有令,丙姐也不敢不听从,就找了一道最简单的汤一步一步细细交给她。玛丽安娜煞有介事的挽起袖子套了一件新围裙,倒好像是那么一回事似的,眼睛看着丙姐的动作,丝毫不敢有懈怠。
“想不到煲汤还有这么大的学问,人果然得活到老学到老。”等到汤快要煲好,玛丽安娜才靠在墙边,轻轻捶了捶自己的腰。
丙姐眼睛只看着沙煲下面的火,轻轻点头,“太太说得是,煲汤也是细致活,中间差一点儿可能都会失了原味。”
“丙姐这煲汤的手艺的确难得,是专门学过吗?”今天玛丽安娜谈兴很浓,倒好奇起丙姐的事情。
“我十几岁时候在酒店厨房帮忙,正好遇见了一位煲汤很好的大师傅,自己偷偷学了一些,后来攒钱报了一个班又学的。”
玛丽安娜的出身其实也很低微,只是天生丽质又遇见了夏鲁鲁,所以好像能理解丙姐说的似的,深以为意的点点头,又陆陆续续问了一些丙姐家里的事情。丙姐也都一一回答,看不出任何端倪。
暮色四合,整个山庄都笼罩在橙色璀璨的霞光中,地平线上一线的夕阳渐渐沉落。玛丽安娜觉得自己这一天辛苦极了,下午在温暖的客厅里好好睡了一觉,现在醒来,十分雀跃的走到大门外。
等不多时,三辆车便开了进来,她像小女孩儿似的奔过去,迎接坐在第一辆车里的人。
“回来了。”夏鲁鲁下车,她第一时间挽住他的手臂,神情亲昵,“我今天和丙姐学了煲汤,今天晚上你尝尝好不好喝。”
“辛苦你了,下次还是让别人来做吧。”夏鲁鲁很受用的拍了拍她的手,携手走进室内。
后面两辆车里走下来的修乃泽尔在后面目睹这一幕,给了鲁路修一个轻飘飘的眼神,双手抄在兜里跟着走了上去。鲁路修一个人落在最后,对这一切熟视无睹,但忽然感觉自己有一种被人窥视的感觉,警觉的四处观望,就看见后院角落一片围裙一闪而过。
这一个小小的细节,却让他唇角微微一动,转过头看着整个山庄都顺眼了很多,不自觉也像修乃泽尔那样把手抄在兜里,一路轻松的走进去。
管家已经在三人回来的时候就准备好了晚餐,就等主人们落座。夏鲁鲁坐在主位,侧头正和玛丽安娜说话,“这两个儿子倒是没有辜负外人对他们的期望,第一天就让董事会刮目相看,之后还有几个人向我来打听他们的婚事。”
玛丽安娜一边聆听一边露出柔美的笑,温软如水的目光落在鲁路修脸上,“鲁路修怎么说?和C.C.小姐的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吗?要不要我同你介绍几个不错的女孩子?”
鲁路修刚坐下,闻言动作顿了顿,脸上有些冷落,淡淡的回答:“现在还是不必夫人操心了。”
碰了一个钉子,玛丽安娜也没有再劝,又看向修乃泽尔,意思很明显。
修乃泽尔双手叠交放在桌子上,对上她的目光丝毫不惧,“夫人的好意怎么好拒绝?我这个年龄也该考虑这些,那就麻烦夫人了。”
对二儿子的识相,连夏鲁鲁也表现得很满意,连连点头,“这件事情也该让玛丽安娜来操心。我今天看见V.V.,竟然连一个招呼也不打,这家人不提也罢。”
“我记得你也是和C.C.小姐从小就认识的,怎么现在就这么疏远了?”玛丽安娜没有接夏鲁鲁的话,反而去问修乃泽尔,一脸可惜。
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鲁路修,修乃泽尔回答:“小时候确实相熟,我和C.C.还是校友,不过现在……毕竟都是大人了,小时候的情谊也算不上什么,不然前阵子和C.C.小姐交往的人或许就是我了。”
鲁路修手里捏着刀叉稍稍用力,脸上还能存住笑,接着他的话说:“说起校友,那位毛先生似乎也是,不过最近好像不见他。”
“他只是回英国一段时间,不日还要回来的,C.C.小姐一向不缺乏追求者。”
餐桌上说得热烈,好像真的就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了。最后夏鲁鲁一句话结束了话题——
“行了,注意你们的餐桌礼仪。”
晚些时候,玛丽安娜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
看见夏鲁鲁靠在床头不知在看什么,想了想走过去靠在他旁边,“我今天和丙姐聊了很久,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手里的文件轻轻翻过一页,夏鲁鲁没有抬头,“这是最好,不过现在这个时期还是谨慎为好。你下周假意出去,再试探一下,正好带修乃泽尔见见女孩子。”
“好。”玛丽安娜温顺的回答,末了又叹了一口气,“要是鲁路修也这样听话就好了。我看他今天的样子,分明还在想着C.C.。”
“他们还有什么可能?过段时间淡了,你再操心就是了。”对这些儿女情事,夏鲁鲁是从来不在意的。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