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蝶忧

《璧人行·帝都风云45》

红嫂在夏家工作已经快二十年,作为一个做成一手好菜的厨师,她自己也很为自己感到自豪。只是今天照常工作的时候,她却接到了儿子学校老师打来的电话,说儿子急性阑尾炎被送到了医院,需要她马上过来。
作为一个母亲,一个单身母亲,红嫂当即晃了神,连围裙都没来得及解就奔了出去,也不想一想这个电话是不是真的。然后很不幸的,红嫂在过马路的时候被一辆电动车刮倒,落地的时候双手下意识撑在地上,落了一个手臂骨折。
但是不幸中的大幸,红嫂的儿子情况并没有那么严重,在医院挂了几天点滴就康复了。
上述的情况,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夏家需要再雇佣一名厨师来代替红嫂,毕竟一个手臂骨折的厨师是不可能上班的。
夏家的管家也是一个贴心人,不过半日就找到了好几个合适的人选,晚餐前送进厨房,让他们各自露了一手。
夏鲁鲁和玛丽安娜都是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人,对自家的厨师要求当然非常高,在管家推荐的人里面挑挑拣拣,最后两人倒是眼光一致的看好了站在几个厨师里面一点儿也不起眼的丙姐。
看到两个主人目光都落到一处,管家赶紧站出来介绍,“这个丙姐是南方来的,煲了一手好汤,明天让她先试试。”
玛丽安娜看了一眼夏鲁鲁,见他没有反对的意思,便矜持的点点头,“那就她吧。”
“谢谢夫人。”丙姐的声音很沙哑,低着头一副怯懦的样子。
和在这座山庄里工作的其他人一样,丙姐也被安排在了后面的房子里,她从外地过来,带的行李少之又少,站在屋子里很局促的盯着自己的脚。
“你不用拘束,只要把该做的做好了,主人家是很和善的。”管家看了一眼,心里有点儿同情怜悯的说。
接下来,管家也没来得及再说什么,外面有人向他传信,鲁路修来了。
“怎么会这个时候忽然回来……”管家一边转身匆匆往外走,一边微微皱眉低语。因为先入为主的印象,他并没有注意身后丙姐的眼光忽然闪了闪,明亮得一点儿也不像之前那个木讷的人。
与此同时,鲁路修已经见到了夏鲁鲁和玛丽安娜。
“父亲。”夏家是讲规矩的地方,鲁路修这次格外乖顺,对夏鲁鲁低头,然后又看向玛丽安娜,“母亲。”
这次连玛丽安娜也有些惊讶的打量他,虽然之前应夏鲁鲁的要求他也一直称她为母亲,但像今天这样平静却还是第一次。
夏鲁鲁缓缓摘下眼镜,仔细的将鲁路修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看不出情绪的说:“现在倒像是长大的样子,这个时候怎么回来了?”
“我想把娜娜莉送到法国读书,她在国内待得够久了。”鲁路修头微低,恭敬的答话。
送娜娜莉出国,这件事情夏鲁鲁和玛丽安娜不知道已经说过多少次,但是每次鲁路修都以妹妹要待在自己身边才放心拒绝,想不到尽头忽然自己提出来。
事出反常必有妖!
“为什么忽然要送娜娜莉出国?”夏鲁鲁的眼锋锐利,好像要一直看到鲁路修心里,“你之前不是一直不同意?”
“在国内骚扰她的人太多了,出去避开这些人也好。”鲁路修回答,话语里所指的分明是V.V.。
一直以来鲁路修对娜娜莉的维护都是这样,所以夏鲁鲁倒是相信了,没有再深究下去。
谈话稍微告一段落,管家才左手端着托盘走上来,“老爷、夫人,夜宵来了。”
“你也一起吗?”玛丽安娜轻轻点了点头,又想起来身边还站着一个人,笑吟吟说道,“红嫂请假,新来的厨子手艺不错。”
片刻迟疑之后,鲁路修迈动长腿走过来,“好。”
关于外面传言鲁路修和C.C.分手形同陌路,夏鲁鲁和玛丽安娜略有耳闻,也不知道鲁路修今天性情大变是否与此有关。玛丽安娜也乐得做一个好母亲,亲手盛了一碗汤端给鲁路修,桌边一时间温情脉脉。
三个人各自喝完夜宵,玛丽安娜看了看鲁路修,半试探问:“今天住在家里?”
“也好,以前与父亲和母亲太疏远了,是我的过错。”鲁路修说的极自然,目光似窗外一弧柔和的月华撒落下来。
夏鲁鲁抬起头看了看他,“你还记得自己的房间是哪个吗?”
“三楼左起第二间。”鲁路修轻轻微笑。
入夜,山庄陷入一片漆黑寂静,里里外外一盏灯也没有亮。夏鲁鲁总说自己老了觉轻,所以一到晚上就不许人点一盏灯,当然更没有人在熄灯之后出来走动。
鲁路修换了睡袍靠在窗外,沉默的点了一支烟,眼望着夜色微微出神。冉冉的烟雾上升,模糊了精致的眉眼。也不知道想到什么,他忽然就失笑了一声,宛如对自己的嘲讽。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