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蝶忧

《璧人行·帝都风云42》

夏鲁鲁和玛丽安娜住在夏家传承多年的老宅里,经过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这座老宅大得几乎称得上是一座迷宫。但时至今日,真正住在里面的人只有夏鲁鲁和玛丽安娜。夏鲁鲁众多儿女,已经成年的各自出去自立门户,剩下未成年的也都搬出去或住校,没有一个例外。
鲁路修也许久不来这里,在门口照着规律停了车便只身拾阶而上。
这是一条很长的路,两旁成荫,蔚然一片绿,只是见不到半个人影。
老宅里十分安静。
鲁路修心下沉定,不急不躁。等到他终于到了屋里,就看见所谓的父母一个坐在沙发上看报,一个靠在落地窗前看风景,闲惬得让人嫉妒。
“你来了。”玛丽安娜转身,对自己这个唯一的儿子盈盈一笑。
“您好。”鲁路修微微颔首,思绪却忽然想到多年前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情景。
他牵着娜娜莉,前面站着面色肃穆的男特助。两个人站在屋子中间格格不入。
“你们回来了。”如今看报的男人当时背手站在落地窗前,转过身看着他们,平静得好像两人只是出去了一小会儿。
鲁路修感觉到娜娜莉抓着自己的手忽然紧了紧,脸上倏地露出笑容,对男人回答:“很荣幸能再见到您,父亲。”
“你一个人?”夏鲁鲁放下报纸审读的上下打量,“娜娜莉呢?”
“她和人约好出门了。”鲁路修回答,心中却起了一丝警觉,平日从不见夏鲁鲁对娜娜莉有丝毫关注,忽然问起来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
“坐下说话吧,我吩咐厨师做了你爱吃的。”玛丽安娜宛如一位温柔的母亲,却不像一日未养育照料过自己孩子的母亲。
心里嘲讽冰冷又讥诮,面上却看不出分毫,只是依言坐下,“好。”
除了鲁路修,今日并没有别的子辈出现,晚餐时长桌旁也只坐了三个人,用餐的气氛冰冷。
“什么时候让C.C.小姐也回来一起吃顿饭,你们的年龄也说不上小了。”用餐结束时,玛丽安娜拿起雪白的餐巾按了按嘴角,十分端庄优雅的望着自己的儿子。
煎熬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戏肉,鲁路修将孝顺儿子饰演得入木三分,“好的,我回去转告她,有空一起回来吃饭。”
“回去转告?难道她现在还在国内?”夏鲁鲁轻飘飘的声音传过来,一双浑浊的眼睛此刻却熠熠生光,像凌厉的刀锋。
二十岁那年,鲁路修拥有了第一家完完全全属于他的公司产业,第二天夏鲁鲁叫他回来,也是这样的眼神看着他。回想起来,那时候鲁路修的手心里沁满冷汗,几乎根本不敢与之对视。而现在……鲁路修平静的看着分明老迈的父亲笑弯了眼,“她在国外待了那么久,自然有许多朋友往来。我等了她这么多年,这么舍得拘着她不许出去?”
“你们父子说什么呢?只不过是请C.C.小姐来吃一顿饭,为什么剑拔弩张?”玛丽安娜微微歪着头,神情像一个天真不谙世事的少女一般,丝毫不作伪。
鲁路修眸光转向她,只等着后话。
“不过话说起来,我前些日子遇见一个叫毛的孩子,据说现在和C.C.小姐在一个剧组,以前两个人还是同学,鲁路修你也认识的吧?”
夏鲁鲁的目光一直不曾撤去,鲁路修却不看他,专注的看着玛丽安娜回答:“岂止是同学?毛可是我的情敌,母亲不知道?哦,母亲恐怕是不知道,毕竟这件事情并不会有人和你说。”
“你这孩子……”玛丽安娜被说得讪讪,嗔怪的瞪了一眼,话却被推门进来的管家打断。
空姐甜美的声音让人心旷神怡,飞机稳固的落地,一直闭目养神的女子微微睁开眼睛,流金眼眸暗光轻轻一闪,身上带着一些显而易见的风尘仆仆。她自己也没想到事情这么顺利,竟然没有让她滞留国外太久。
来接机的是雪绒,接过C.C.的旅行箱便第一时间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娓娓道来,说到最后鲁路修被召回夏家老宅的事情时感觉C.C.飞快的看了她一眼。
“打电话问一问,人回来了吗?”C.C.抬手往后捋了捋额前的头发。
雪绒抬头看她,却像竭力忍着笑,轻声细气道:“V.V.说了,你肯定要过问,这就安排司机送你过去。”
“他又知道……”C.C.低声嘀咕,但也没有拒绝这一番安排。
客厅里灯火辉煌,管家恭敬的将C.C.领进来的时候,夏鲁鲁和玛丽安娜已经并肩坐在沙发上,脸上看不出任何端倪。而鲁路修,早已迎上去。
“刚下飞机吗?”看着对方脸上微显的倦意,鲁路修难得声音轻缓,眼里再容不下别个。
C.C.也难得没有怼他,只略一点头,目光便飘到夏鲁鲁和玛丽安娜的身上,手里的礼盒直接递给管家,“这么晚过来,是我冒昧了。夏先生、玛丽安娜夫人,好久不见。”
夏鲁鲁没有吭声,玛丽安娜却转过来将C.C.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然后想起来二人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她那时刚刚回到夏鲁鲁身边,而C.C.更只是一个不足二十的少女,两人在寻常酒会上见面,经人介绍寒暄。
“玛丽安娜夫人……”少女声音清泠,却别有意味,那时候她应该已经认识鲁路修甚至知道他们的关系了,明明那么年轻,却城府深厚得让人惊诧。
“也不算冒昧,方才我们还和小儿提起C.C.小姐。”玛丽安娜快速收回思绪优雅的点点头。
“哦?说我什么?”C.C.脸上带笑,轻轻的问。
玛丽安娜眨一眨眼,揶揄的看看她又看看鲁路修,“自然是你与小儿……”
“我与鲁路修?”C.C.却令人意外的嗤笑了一声,毫不客气的打断,“网上风传罢了,夫人也信了?”
此言一出,不仅玛丽安娜,便是鲁路修和夏鲁鲁都忍不住意外的看向她。

评论

热度(1)